徐灿的父亲是个武痴,年轻时自学过武术,因为太痴迷,在22岁的时候,索性把自己的名字从“徐国龙”改成了“徐小龙”。儿子16岁那年,徐小龙让徐灿中断学业,前往昆明刘刚拳馆接受专业的训练。“这么多年有算过在拳击上花了多少钱吗?值吗?”徐小龙想也没想,说:“从来没算过,他喜欢就值!大不了我再回老家开个面包店呗!”

撰文/徐思佳视频/赵航

5月26日,徐灿的第一场拳王金腰带卫冕战。六七百个同乡的父老乡亲赶了几个小时的路,从资溪县赶到抚州,现场给徐灿加油。团队调侃着,给徐灿起了一个新的外号,“全村的希望”。

一家面包商成为了这场卫冕战的赞助商,在发布会的门口撑起了大大的展台,世界各国的嘉宾、记者都驻足品尝。老板是徐灿父亲徐小龙的好友,十几年前,两人曾一起创业,加入资溪面包产业的大军。后来,资溪的面包名声越来越大,而徐小龙为了儿子卖掉了新疆的店面,举家搬到昆明学拳。“店不开了,每天陪儿子训练,后来没钱了我和他妈当过保安、保洁,在酒店干点杂活。”

“这么多年有算过在拳击上花了多少钱吗?值吗?”我问道。

徐小龙想也没想,说:“从来没算过,他喜欢就值!大不了我再回老家开个面包店呗!”

徐灿的“武痴”父亲:因爱武术改名“小龙”变卖房产掏全部家当供儿子学拳

徐灿的父亲是个武痴,年轻时自学过武术,因为太痴迷,在22岁的时候,索性把自己的名字从“徐国龙”改成了“徐小龙”,他说,“我喜欢李小龙的武术哲学,他不是在说武术,也是在讲人生。改了名,我们那边也都叫我小龙。”

凭借精湛的手艺,面包师徐小龙在全国各地开面包店,辗转过武汉、永州、西安、达州、新疆乌鲁木齐等13个城市。“本来打算在新疆定居,房子都看好了。在新疆,徐灿各门文化课成绩都不错,还连续几年拿到全市中小学跳绳比赛的冠军,再坚持半年他就可以初中毕业考一个重点高中。”

16岁那年,正在新疆乌鲁木齐开面包店的徐小龙萌生了一个想法,让徐灿中断学业,前往昆明刘刚拳馆接受专业的训练。那时,这个疯狂的想法被所有的亲友反对,两夫妻为此还大吵了一架。“后来就三个人举手投票,最后是我和我爸二比一赢了我妈。”徐灿回忆。

这一年,徐爸爸卖掉了家里的房产,停下了手里的面包生意,举家搬到云南昆明,把徐灿,带到了知名拳击经纪人刘刚的俱乐部。

“我把徐灿带到俱乐部,见面就跟当时的包教练说,七、八年以后,我儿子他肯定拿世界冠军!”八年后,徐灿24岁,这个“狂妄的大话”竟然真的实现了。

到了昆明之后,徐灿的爸妈开了一个小门面,但因为陪徐灿练拳分心,生意不大好就关了。“还是有点家底的,我一直告诉徐灿不用分心,家里全力支持。”好景不长,租房学拳一家三口的开销很快就花光了积蓄,为了维持一家人的生活,几年间,徐灿的妈妈在酒楼做过保洁、爸爸当过保安。

回忆起那段不太容易的日子,徐小龙却说最大的困难并不是经济上的,“最大的压力不是经济上的,而是孩子心理上的,在练拳击的过程中,他的思想会发生动荡,尤其是在前边没有出成绩的时候,他会觉得练拳击没有什么前途。”

徐灿的妈妈说,“和徐灿当时一起去练拳的孩子有不少,但坚持下来的没几个,按比例算下来可能5%都不到。”

“拳击是穷人的运动”,这句话徐灿很认可,他始终把打拳当做可以改变一家人生活和命运的事情,但徐爸爸的感触却更深,“你要是喜欢,穷或不穷都会选择拳击,拳王阿里的女儿,家里有钱了吧,还是去打拳。练职业拳击最需要的是勇气和胆量。”

坐地铁、租房、自己做饭、出场费全交父母,初中就退学的拳王“一点也不叛逆”

“十个人见我,九个人都觉得我不像打拳的,要么说,这孩子挺文静的,要么说,孩子挺瘦的。”但看面相,身材高挑、娃娃脸的徐灿的确不像是练拳的,就连拳手们剑拔弩张的赛前称重仪式,他都表现得十分“礼让”。

赛前的发布会上,和徐灿一同出席的日本拳手木村翔直言不讳地说:“我看好了一辆奥迪,赢了这场比赛,我想买下来!”

走下台,我问徐灿,你有什么拿了出场费后想买的东西吗?徐灿想了好久,一样东西也没说出来。

成为中国唯一的现役世界拳王,身上有三家以上的赞助商,徐灿的生活却一点儿没改变,每天坐地铁去俱乐部训练,和哥哥在北京租了个两居室,每天自己做饭,穿的也是赞助商的运动品牌,每场比赛的出场费,他也都会乖乖上交给父母。逢年过节,还会用工资给家里买点东西。

“我对物质是一个没有追求的人,我不太喜欢给自己买东西,因为我觉得,我并不缺什么。”徐灿说。

在母亲王海艳眼里,徐灿是个一点儿也不让她操心的孩子,小时候读书成绩也不错,练了拳也很有自控力,从来不会偷懒。

“我不上学也不代表我叛逆”,虽然16岁就离开了校园,但徐灿也是个爱学习的人,为了跟外教更顺畅地交流,他也会自学英语,1月份在休斯敦拿下金腰带时,在没有翻译的情况下,他用流利的英文回答着现场主持人的英文提问,高声说道,“我的力量来自于中国!我是中国人,为了我的国家而战!”

赛前一月带伤训练,每次训练完绷带上都是血

上一场和罗哈斯的比赛中,徐灿被主流拳击媒体和国际庄家一边倒地被看衰,认为罗哈斯KO获胜的可能性极大。而这一场和久保隼的比赛,徐灿获得了一边倒的支持,最低的赔率仅有1赔1.05。

外界对他的看法变了,但他自己却说,“我仍然把自己看作是一个挑战者,保持自己的饥饿感和紧张感。”

因为常年训练、比赛的缘故,徐灿的脚底经常性地被磨出水泡,拳头上也满是老茧。对着摄像头,徐灿展示着自己拳头上已经裂开的老茧。“裂了有两个多月了,一直都这样,每次训练完绷带上都是血。不能不练啊,早就习惯了!”

一个月前,在和陪练的一次实战中徐灿的胳膊受了不小的伤,整个小臂都是淤青。“当时陪练做了一个躲闪,我的胳膊撞到他头上。当时胳膊就伸不直了,疼了有两个星期,每次训练打一拳就是一阵阵痛,真的很疼,差不多快一个月才好,淤青直接散到小臂上了。”尽管这样,徐灿愣是一天没休息。

M23战队的领队满家辉见徐灿训练得太紧,有时会劝上一两句。“你也得劳逸结合,弦不能崩的太紧啊!”

徐灿点了点头,“我也没觉得很累。倒是离开拳击一天,就感觉那天老不得劲了!”

“卫冕成功了,终于可以休息了,有没有想过休息的时候要去哪儿玩玩?”结束比赛后的第二天,我在采访里问徐灿。他想了想,咬着牙狠着心说:“休息十天吧,怎么样,是不是很奢侈了?”

结语:

赢下比赛的赛后采访,当韩乔生问起徐灿,下一个想打的对手是谁时,这个耿直的大男孩却不假思索地回答道:“下个目标,随便吧!”

这个徐灿不太敢想的问题却被徐灿的爸爸轻而易举地回答了。“我相信,我的儿子以后的卫冕战还能赢!还有未来的统一战!我还想让他打升级战,甚至希望他能升到140磅!那才是全世界竞争最激烈的级别!”


  1. 中国专利申请增速领先全球 百度凸显“硬...
  2. 天津外国语大学教师荣获“2017年度全国...
  3. 理财小故事,据说刚开始笑的人最后都哭...
  4. 清华学子推荐高考冲刺时间安排